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兰的个人主页

青春语梦 峡谷幽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书法,眼高手低,爱音乐,嗓哑舞拙。 闲暇时节,惟一书、一笔、一杯清茶,如此而已!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一代宗师的白与黑  

2010-11-21 10:58:19|  分类: 论教撷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——从岳不群看校园成功学

 

□江苏   铁皮鼓

 

墙角后一人纵声大笑,一个青衫书生踱了出来,轻袍缓带,右手摇着折扇,神情甚是潇洒,笑道:“木兄,多年不见,丰采如昔,可喜可贺。”

这个儒雅的书生,就是华山派掌门岳不群。从林平之的眼光看来,岳掌门“颏下五柳长须,面如冠玉,一脸正气”,是个“神仙般的人物”,所以“心中景仰之情,油然而生”。

武侠世界本质上不是法律世界,而仍然是道德世界。而道德世界的楷模是君子,君子有自己的标准:

君子者,权重者不媚之,势盛者不附之,倾城者不奉之,貌恶者不讳之,强者不畏之,弱者不欺之,从善者友之,好恶者弃之,长则尊之,幼则庇之。为民者安其居,为官者司其职,穷不失义,达不离道,此君子行事之准则。

乍看起来,岳不群几乎完全符合君子的标准。无论在何等危急的情势下,始终保持着君子风范,不卑不亢,不畏强权,也不欺负弱小,时常引经据典,一派儒雅,不失温柔敦厚之旨。而在华山派掌门的位置上,也将上上下下治理得条理分明,极其妥当。不但如此,他专业素养过硬,有一身紫霞神功,可谓文武双修。他也不乱搞男女关系,与宁女侠相敬如宾,夫妻关系极其融洽。在弟子们中间的威信更不必说,连一向性情不羁的大弟子令狐冲,在师父面前也是极其恭敬。

岳不群的威信,也并不来自威吓。相反,他既不怒而威,信守原则,又中正平和,无论弟子,或是武林中人,均感觉如沐春风。例如林平之初入师门:

岳不群微笑道:“本派不像别派那样,有许许多多清规戒律。你只须好好遵行这七戒,时时记得仁义为先,做个正人君子,师父师娘就欢喜得很了。”

有人称岳不群为金庸笔下第一伪君子,这或许并不公正,是一个极其简单化和标签化的论断。岳不群的修养,如同他一手紫霞神功或一肚子圣贤书,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够装出来的,而是实实在在修炼出来的。否则,纵然骗得了别人,又如何骗得过聪明灵慧,又心气高傲的贤良妻子宁女侠?

但同样是这个岳不群,在享誉君子盛名的背后,却一直是一个野心膨胀、城府极深的狠角色。为了夺取《辟邪剑谱》以及争得五岳盟主的地位,使尽手段,甚至不惜以自己的女儿为诱饵。他背信弃义、杀人灭口、见死不救、威逼利诱、见风使舵、坐收渔利……

总之,一面是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到了极致,另一方面又是毒狠厚黑瞒坑蒙拐骗诈到了极致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怪胎。一面是白,一面是黑。其实白加黑本是人性之常态,但是能够做到像岳不群这样极端,这样彻底,也是可以入选吉尼斯世界纪录了。

岳不群是中国文化背景下名实相悖的君子形象,或者说,是儒家文化渐趋沉沦,不复有诞生之初那样生机的背景下的君子形象,是金庸先生对中国社会深入观察之后的沉痛总结。

君子的特征,是内仁外礼。礼是仁的显现,仁是礼的内涵,二者不可分割,方能“文质彬彬”。但是秦汉之后,除了少数时候,除了少数知识分子,中国社会不断地强化“礼”,而原始的“仁”却渐渐地异化或丧失了。丧失的结果,是“礼”成为获取名利的手段,而在礼的背后,则是一个丧失了仁的、权力角逐越来越明显的斗兽场。岳不群就是在这种文化背景下诞生的。他成功了,就是一代宗师,失败了,就是一代奸雄。

在现实生活中,尤其是在校园里,其实多的是成功的岳老师。岳不群的失败,只是一个小概率事件。

观察一下校园里的岳不群,通常拥有如下特点:

他们很善于与既有体制互动,如鱼得水,几乎是每一次体制改革的既得利益者。在分数至上的时代里,他们拿得出分数(而且,往往同时身兼教练员与运动员的双重身份);推行素质教育了,他们又领衔综合活动;研究性学习流行了,他们会负责多项课题;新课程改革了,他们又变得出新课堂……总之,无论风头怎么转,他们就是那面不倒的红旗。作为知识分子,他们从来不曾肩负起真正的体制批判者的角色。吊诡的是,他们中的确有一些更聪明的人扮演了批判者的角色,只要这批判,是巩固了而不是动摇了他们的威望或利益。

不错,他们拥有丰富的知识。甚至,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还保留了阅读的习惯。不仅如此,他们中有名气有地位者,还会经常撰文大声疾呼阅读的重要性。但是,知识之于他们,是写在脸上,挂在嘴边,而不是用生命来体验的东西。你能够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一种风雅,但是,他们不会为了一个命题的真伪和你争个面红耳赤。他们的学习,并非以追求真理为目标,自然也不会经常性地进行激烈的争论,因为这种争论总具有一定的危险性,而他们是爱惜羽毛的一群人。就像岳不群,没有十足的把握,当然不肯轻易出手。

他们也很能够奖掖后进,并且往往徒弟众多。对于一些青年教师来说,拜师的真正目的,并不在于取得真经,而在于建立关系。就像华山派,需要广收门徒,师父才更有威望,而徒弟,也多了几分安全感以及登天的可能。当然前提是,可别成为令狐冲,一旦成为威胁,那么师父就未必会如以前那样温柔敦厚了。

因此除了少数例外,校园里的岳不群,通常都会成为学校里的宗师级人物,甚至走出校门,成为区域的学科带头人。有点表演天赋的,还能够走得更远,跻身于名师、专家、特级教师的行列,出席各种各样的会议,编写各种各样的教辅书籍或培训资料,成为大大小小考试的命题人。

岳不群是如何练成神功,“如愿以偿”地成为五岳领袖的?

很简单:欲练神功,挥刀自宫。

这真是一个绝妙的比喻!要想双手劈开名利路,须得一刀斩断是非根。被一代代一批批岳不群们阉割掉的,正是生而为人,生而为男人的元气与生机,是文化血脉中最为刚健有力的部分,是作为礼之核心与源头的活泼泼的“仁”。

孔子并不是机械地恢复周礼,他要恢复的(其实是以复古为名的创造),实则是一个民族在礼崩乐坏的年代里所应该具备的生生不息的精神。这种原初之仁,是体现于孝、悌、礼、乐、忠、敬、恭、敏、诚等日常言行中的一颗活泼泼的赤子之心。这种仁,滋养着孔子与他的弟子们东奔西走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

这种真正的仁心,其实也是金庸小说的主旋律。郭靖、张三丰等一批宗师级的人物,无不包含真正的仁心。纵然在岳不群的周围,在令狐冲、岳夫人等人的身上,也闪耀着这种可贵的仁心。

可惜的是,因为文化沦落等原因,功利主义盛行,岳不群的子民们源源不绝,率奉成功学甚至厚黑学为本。校园不但未能幸免,未能守护住我们民族最珍贵的价值观,甚至成了重灾区。作为知识分子的教师,本来应该是文化传统的守护者以及市侩文化的批判者,但还有多少人没有被阉割掉这种文化自觉,并不惜为之付出代价呢?还有多少教师内心里存了追求真理这一绝对原则,愿意“学而时习之”,秉承那种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”的为学求道的精神呢?

有实利的追求,但是没有高远的梦想;能够在人际交往中周旋自如,却从来不曾捍卫那些永恒的原则;时时将诚敬挂在嘴边,处处将利益藏在心里。神性、敬畏、虔诚、谦卑、刚毅、使命……在日复一日的职业生涯中一天天地被阉割掉了,甚或从来不曾拥有过。

这,其实是知识者的沦丧,无论头上有多少光环。

我们生活在一个智者泛滥,但是却没有教育家的时代里。教育问题的日趋严重,并不一概是体制的原因,同时也是“自宫”者众多且窃居显位的结果。

不能说岳不群的本质就是坏的,因为人本来就没有本质,本质是在发展中,在环境的熏染以及自身的不断抉择中逐渐形成的。岳不群登上华山派掌门的位置,凭借的可是真才实干。身败名裂之后,很容易被描画成一个天生的阴谋家。但实际上并非如此,人总是充满了可能性,既可能倒向白,也可能倒向黑。可是一个人在阴谋家层出不穷的环境里呆久了,要坚守住一颗赤子之心,实在是需要绝大的勇气。

因此,我们实在需要呼唤这个时代出现更多的郭靖、张三丰、令狐冲,需要呼唤更多的有资质的岳不群,在白与黑的抉择中,能够坚持一份良知,真正地成为一代宗师,为未来之世界开辟出一条道路来,让同行者及后来者对世界、对教育不至于太绝望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